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冉方嬴政_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冉方嬴政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

冉方嬴政是军事历史《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,“小荣海纳”是该书原创作者,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穿越主角谁有我惨,开局就进了咸阳狱。想我堂堂二十一世纪的高材生,还没来得及看看大秦这大好河山,就被连累进了大牢。进了就进来了,隔壁还有一个憨憨狱友。天天之乎者也不说,还高声询问朝廷焚书解法,北边匈奴应对之策……大哥,这都是国家大事,咱马上要没了的人是不是应该消停会儿。罢啦罢啦,头次碰见这样的,我也就把自己的应对之策说一说,再不说没机会了。于是,我在狱中开启了小课堂,连千古一帝都隔墙学习。行刑当天,始皇开牢门迎我入朝为官!…

“小荣海纳”的《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过了两秒,他突然“轻笑一声,脸上的表情随意了许多,看着李斯说:“原来如此。”“不过我看先生气度不凡,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英气,将来必能成就一番大业。”这话就很有深意了,李斯微微一愣,这冉方究竟是看没看出自己的身份?只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情况。无奈之下,李斯只能笑着应了一声:“借先生吉言,将来若是…

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

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 免费试读

话音刚落,牢狱内的空气顿时安静下来,银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了。

扶苏看了一眼李斯,他此刻心中紧张无比,父皇好不容易隐瞒的身份,就这么被扶苏识破了吗?

而且冉方一旦认出了李斯,那他之前做的一切努力不都完了吗?

李斯倒是比扶苏淡定一些,虽然心中也有些诧异,也好奇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。

最终,还是李斯率先打破了尴尬。

只见他“哈哈哈”大笑了一声,随后便主动开口解释起来。

“何谈高就啊,在下只不过是在咸阳城中担任一个小小官吏,不是什么太大的官职。”

扶苏闻言心中也松了一口气,无论如何,好歹也算是个由头。

而扶苏此时也不知道冉方相信了没有,双手握着两把汗,心跳越来越快。

冉方笑看着面前的李斯,没有接话,眼神中有明显的不信任。

过了两秒,他突然“轻笑一声,脸上的表情随意了许多,看着李斯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“不过我看先生气度不凡,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英气,将来必能成就一番大业。”

这话就很有深意了,李斯微微一愣,这冉方究竟是看没看出自己的身份?

只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情况。

无奈之下,李斯只能笑着应了一声:“借先生吉言,将来若是真如先生所言,那我必定登门拜谢啊。”

冉方换了一个轻松的姿势,半躺在那里,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:“那我可当真了,到时先生可别忘了自己的诺言啊。”

这回轮到李斯不说话了,他没有接着这个事情继续说下去。

反而是换了一个话题,他看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不知先生是犯了什么罪,为何会在此?”

冉方也没有追着问,,看了一眼身边的扶苏,语气有些哀怨地说:“和苏公子一样,我也是儒门。”

这一句话,李斯就明白了。

他点点头,表示剩下的话不用说了,他明白了。

只是有些疑惑,问道:“当时陛下下令释放儒生,先生为何没有被释放呢?”

说起这个冉方就来气,心中有些愤愤不平,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,看着李斯怨愤地说:“本来是有望出去的,只是,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当朝的丞相,被他下旨要一直关在这牢中。”

听到冉方这么说,李斯愣了一下,有些疑惑自己何时下过这种令?

难道是手下的人自作主张?

还不等他想明白,余光正好看到扶苏神情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,他顿时就明白了,这定然是陛下的说辞。

想通其中关键,微微点头:“原来如此,丞相竟还是如此小肚鸡肠之人,为难你一个小小的儒生,有些说不过去吧。”

扶苏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斯,这人竟然主动说自己坏话?

倒是冉方,听到李斯这么说,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,随即明白此人怕也是儒门之人。

那他说话便可以大胆些了,于是接着李斯的话,说道:“先生高见,我只是一儒生,若说得罪也不过是言语之间可能有些偏激,丞相竟然徇私枉法将我关在这咸阳狱许久,实在是有些过分!”

“若是我能出狱,定要找他好好说道说道,这儒门与法家之争,怎地就非要在牢中解决呢?”

“先生觉得我说的,可对?”

看冉方滔滔不绝地说着对自己的意见,李斯没有一丝的愤怒,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,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自己面这么说自己,竟然还问自己的意见。

他也是一脸激愤的表情,“所言甚是!”

“丞相做事却是过分了些,定要让天下百姓都来谴责他!”

看李斯比自己还激动,甚至大有要去找丞相的架势,冉方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,心想此人不会出了狱就一怒之下去找丞相对峙吧?

这么一想,他换了一个语气,“倒也不必如此,虽说我对丞相有些看法,但是毕竟丞相李斯也是大秦的功臣,亦是法家的代表,站在他的立场来说,这些事情是无错的。”

这话一出,不仅是李斯,就连扶苏都愣住了。

他们都没有想到,冉方刚才说的如此义愤填膺,这会儿竟然还会顺着李斯说话。

尤其李斯还是法家,虽说和儒门没有那么大的仇怨,但是这儒门和法家向来都是十分不和的,能在儒生的口中听到对李斯的称赞之语,还是很难得的。

李斯看向冉方的眼神有些不赞同,甚至还有些责怪的意味。

“先生是儒门,难道还要替法家说好话?”

听李斯这凌厉的语气,冉方就知道他也是儒门之人,心中觉得这儒门之中怎的都是些迂腐之徒?

“先生错了,我不是替法家说好话,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,毕竟法家的功绩是摆在那里的,只是现如今的法家制度已经不适用于大秦的发展了,但是法家和丞相的功绩却是摆在那里的。”

“当初秦孝公支持商鞅的变法,才壮大了秦国国力,也为秦后来统一天下奠定了基础,这是法家的功劳的,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“只不过,自大秦立国以来,朝中想将大秦的制度、文化推广到六国旧地,可各国的文化不同,自然有些政策不能被百姓和贵族所接受,定然会引发其他的冲突和矛盾,如果法家坚持,那对大秦统一来说定然是不利的。”

“从齐国覆灭到如今,已经多少年过去了,这个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,若是任由它发展下去,定会愈演愈烈,到时候大秦就会处于生死存亡的地步。”

“所以,我才说丞相虽做法有些偏颇,只是站在维护法家的角度,他是对的,站在大秦未来的发展,他是错的。”

冉方的一番话,让扶苏和李斯都沉思起来,他们从未想过法家和儒门之间的争执,会影响大秦的兴衰。

李斯虽不相信冉方所言,但是不得不说他刚才的一番话,确实说出了而今朝中的症结所在。

尤其是现在,陛下竟然毫无征兆地释放了儒生,还让他们参与修书,这难道是一个信号吗?

“那依先生之见,若是陛下重用儒生,便能解决大秦当下的难题?”

小说《我在狱中讲治国,千古一帝隔墙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5月21日 am3:20
下一篇 2024年5月21日 am3: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