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小说完结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(裴卿礼孟婉)_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(裴卿礼孟婉)最新更新小说

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《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裴卿礼孟婉,是作者“一挑五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“娇娇,待我得胜归来,嫁于我,可好?”那小侯爷三年中夜夜入梦向她索要名分。可她已成人妻,还是个结婚当天就死了夫君的寡妇。府中人人皆道她是灾星。无人敢怜悯她一分。待到后来,小侯爷携军功回府后,却夜夜将那小寡妇困于闺房之中,“娇娇,嫁给我可好?”…

古代言情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》,主角分别是裴卿礼孟婉,作者“一挑五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“吓她,好玩儿。”乘风:“……”您这恶趣味还真是重口,欺负人家一守寡的小妇人,难怪在塞北那么多年,连一只母蚊子都没瞧见过。静心堂里。赵氏听闻自己的小女儿被裴卿礼给打了,顿时气的在堂屋里发了好大的脾气,连碗筷茶盏都给甩了…

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

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 阅读最新章节

裴卿礼眼神暗了暗。

胆子那么小,一吓就哭,她又是怎么在侯府里活这么久的?

裴卿礼可是晓得赵氏那些折磨人的手段的,只怕是孟婉在府里,没少受她的磋磨。

哼。

老贱人,迟早有一天要弄死她!

乘风不理解:“二爷,这有啥好查的,到时候连她一并杀了就是。”

话音刚落,乘风就觉得自己脖子凉飕飕的,有种吾命休矣的感觉……

乘风缩了缩脖子:“是,属下这就去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他又想起什么似得问:“爷今日为何要告诉她,裴延昭不是老侯爷亲生儿子这件事儿?”

裴卿礼不喜欢话多的人。

“吓她,好玩儿。”

乘风:“……”

您这恶趣味还真是重口,欺负人家一守寡的小妇人,难怪在塞北那么多年,连一只母蚊子都没瞧见过。

静心堂里。

赵氏听闻自己的小女儿被裴卿礼给打了,顿时气的在堂屋里发了好大的脾气,连碗筷茶盏都给甩了。

“孟婉,孟婉呢!”赵氏厉声叫喊着。

院子里的婆子回话:“老夫人,少夫人出去给二爷置办物件儿了,估计得晚些时候才回来。”

赵氏听闻这话,险些气的晕过去。

“好个贱蹄子,她是没见过男人吗?”

“裴卿礼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,如此上赶着献殷勤,倒也不见得她对我这个婆母有多讨好,如今反而是去讨好那野种了!”

赵氏不待见孟婉,在这府里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。

这么多年,孟婉也都是这般过来的。

婆子也很无奈,说:“听那边的女使说,二爷险些对少夫人下手,少夫人也吓得不轻。”

所以根本不敢不从。

若是不从,只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赵氏可不听这些,依旧冷哼:“商人家里出来的姑娘,到底是没教养的,这点儿礼义廉耻都不懂。”

“不孝敬婆母,反而去孝敬小叔子,传出去怕是要笑死人的。”

婆子:“……”

孟婉虽柔弱,可办事能力着实是麻利的。

趁着天黑之前就将裴卿礼要住的院子都收拾妥帖了,整个院子都焕然一新。

红木的桌椅,镶嵌了翡翠的屏风。

还有那宽敞铺就了蚕丝被褥的罗汉床……

无一不透露着奢华和豪横。

就连乘风瞧着都叹为观止。

“二爷,我刚刚瞧了,就连您这床,都是少夫人亲自给您铺的呢,没有假手于人!”

裴卿礼盯着他:“少夫人?”

乘风愣住了,抓了抓后脑:“是啊,少夫人啊。”

“谁允许你叫她少夫人的?”

那声音当真是冷极了,仿佛空气都要被冻成冰碴子似得。

“那不叫少夫人叫什么?”

裴卿礼面色铁青,下颌紧绷成冷硬的线条。

身上透着肃杀之气。

“哦,属下东西,叫孟姑娘!”他难得脑子开窍。

裴卿礼这才收回了目光。

宽大粗糙的手掌抚摸着那柔软的衾被,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孟婉的香气和温度。

想着她在梦里那娇吟婉转且柔媚的模样,男人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,面色浮现出异常的潮红来。

眼里带着势在必得的红。

嫂嫂?

他不认!

谁也别想认!

她孟婉就算是死……也只能是他的!

生是他裴卿礼的人,死是他裴卿礼的鬼!

入夜。

许是白日里受了惊吓的缘故,孟婉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。

喝了云珠送来安神汤这才勉强睡着了。

且今夜她想着,裴卿礼都已经回来了,总不至于还在梦里将她缠着。

原先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,她也不是日日夜夜都做梦的。

那梦境的次数,就连孟婉自个儿都摸不清。

故而也就放心大胆地睡着了。

然而才刚睡着,孟婉便察觉到了异样。

总觉得自己的身子格外的沉重,就好似有什么重物压在自己身上一样,压得孟婉根本就喘不过气来。

她伸手想要将身上的重物推下去,然后入手的却是一片光滑的肌肤。

孟婉瞬间就清醒了,一双美眸睁开,瞧见的却是裴卿礼那张染上了潮红的脸。

当她对上那双阴鸷的眼眸时,孟婉几乎尖叫出声。

然后那手却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婉婉,你食言了,婉婉,我真想掐死你。”

孟婉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她惊恐地看着裴卿礼,她知道这是在梦里。

她梦里那个纠缠了她整整三年的男人,果真是裴卿礼!

男人的嗓音在昏暗的夜色中,显得冰凉嗜杀。

身子开始本能地颤抖恐惧。

是他……真的是他!

这三年来,孟婉从未看清过梦中男人的脸庞,然而这一次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,是因为裴卿礼回来了吗?

难道说,他可以进入到自己的梦里?

她之所以会做春梦,被他缠了三年,都是因为他主动入了自己的梦吗?

可他都已经回来了,知道自己的身份,他们之间是隔着伦理约束的,他为什么还要入梦,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?

“哭什么?”

白日里一口一个嫂嫂的时候,怎么不见她胆儿这么小?

什么狗屁嫂嫂,他裴卿礼不认,那就不作数。

那短命鬼又不是裴家的种,更不是他的亲兄长,那孟婉自然也就算不得是他的嫂嫂了。

孟婉咬着唇,怎么都不肯出声。

她甚至屏住了呼吸,大有一副想要将自己生生憋死的模样,但她好像忘了,这是在梦里。

梦里是憋不死人的。

他微凉的手指一寸寸地划过她细嫩的肌肤。

“不说话?”那宽大带着薄茧的手指,抚上了她那纤细脆弱的脖颈。

那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她,孟婉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眸子里那即将呼之欲出的兽欲。

他……他想要干什么?!

“二郎,别、别折磨我了。”

“折磨?”他低低地笑出了声来:“这才刚开始而已,婉婉怎么就说是折磨了?”

“婉婉先前,不也是很享受的吗?”

“裴延昭那短命鬼,又没让婉婉尝过做女人的滋味儿,他既然那么想当这侯府的嫡长子,那我作为次子,帮忙照顾一下婉婉,也是在情理之中的,对吧婉婉?”

小说《强取豪夺:疯批侯爷抢走了自家嫂子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5:41
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5: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