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(苏忱轻傅文琛)热门好看小说_完结免费小说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苏忱轻傅文琛

小说《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主要人物分别是苏忱轻傅文琛,也是实力派作者“水母姑娘”执笔书写的。简介如下:【双处\/追妻火葬场】在外人眼里,苏忱轻是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,是被傅文琛包养的情人。只有苏忱轻知道,傅文琛爱她。傅文琛郑重的向她允诺过,会给她未来。她爱了这个人五六年,无数个第一次都给了这个人。傅文琛是她最信任的人。直到她亲耳听说傅章两家的婚约,亲眼见到傅文琛牵起另一个女孩的手,笑道:“轻轻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,骗一骗没什么。但身边这位是我未来妻子,我不会骗她。”-傅文琛骗他,背叛她,却又断了她所有的退路,让她无处可去。苏忱轻想,她不是无处可去,她还有一个选择。当晚,傅家继承人身边那个好骗的小姑娘在众目睽睽下投海自尽,连尸体都没找到。-众人皆知,傅文琛因为一个已经死去的小情人疯魔成疾,无药可医。整个人变得阴郁癫狂,喜怒无常到无人敢靠近。死都死了,难道还能复活?可没想到活生生的苏忱轻居然真的出现了,在画廊里,光鲜亮丽的小姑娘明媚而生动,笑着挽住身边男人的手臂。面对神情阴鸷,恨不得将她吞食入腹的傅文琛,苏忱轻垫脚去吻身边的男人,开口:“傅先生不过是我以前的老板,骗一骗没什么。”“但亲爱的,你是我老公,”她笑眼潋滟:“我不会骗你。”*男主洁,女主跟其他异性有亲脸…

霸道总裁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》,是作者“水母姑娘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苏忱轻傅文琛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他像是从红尘中走出,挟着一身清冷冰霜,在这里同神佛闲聊几句。苏忱轻想,这个人在跟神佛说些什么呢?会跟她一样吗?祈求他们永远相爱?离开寺庙后,那几人才敢走过来同他们搭话。吊儿郎当的男人走到傅文琛面前就完全变了模样,规矩又恭敬:“傅先生,没想到您居然还会来这种地方,我以为您都不信这些呢。”傅文琛用眼尾睨…

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

在线试读

“诶,那不是傅先生身边那个小画家?”

“还真是。”

庙里虽然人多,但环境不算嘈杂。这两句对话就从不远处传来,苏忱轻睁开眼,见到的是之前在会所里打台球的那几人。

也是上次第一个主动跟她打招呼的男人,吊儿郎当的向她摆手示意,做口型询问:

“傅先生呢?”

苏忱轻起身,向寺庙门口望去,却并没有看见人。她再仔细去寻,才发现男人居然也跪伏在一座佛像前,闭眼、合掌。

不同于周围人,这人眉目间并无多少对所求不可得的欲念,淡漠而沉静。他像是从红尘中走出,挟着一身清冷冰霜,在这里同神佛闲聊几句。

苏忱轻想,这个人在跟神佛说些什么呢?会跟她一样吗?祈求他们永远相爱?

离开寺庙后,那几人才敢走过来同他们搭话。吊儿郎当的男人走到傅文琛面前就完全变了模样,规矩又恭敬:“傅先生,没想到您居然还会来这种地方,我以为您都不信这些呢。”

傅文琛用眼尾睨她,“我是不信,但我家这位信。”

男人脸上表情有一瞬愕然。

苏忱轻这趟来临安市的目的已经达到,还从寺庙外面的小店里讨来一对娃娃样式的小吊坠。老板娘吹的天花乱坠,说是戴上这对的情侣必然能一生厮守。

这娃娃其实很廉价,模样也丑。苏忱轻清楚,她要是送给傅文琛,傅文琛肯定不会戴,索性就直接趁他不注意,把娃娃往他的手腕上挂,打死结。

傅文琛自然知道她的小动作,也不管,纵容她就这么胡乱摆弄。

几人在回程路上同行,也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。两男一女,其中总是主动打招呼的男人是京市袁家的小辈,还在读书,叫袁明;另外一个不喜说话的魁梧男人叫章安,是近些年在京市异军突起的一个生意人,气质总是很阴郁。

模样妩媚的女人叫袁楠楠,是袁明的姐姐。似乎是近些时日才回国。

大概因为这群人里,只有袁楠楠是女性,因此苏忱轻跟她的交流反倒稍微多些。只是她还记得上次见面时,袁楠楠看她时别有意味的眼神,心里总不舒服。

恰好设计师给她发来订婚宴礼服的设计草稿,苏忱轻将手机屏幕调到最亮,特意放大图片,在袁楠楠身边观察礼服的细节。

如她所料,女人注意到她手机上的图片,出声询问:“傅先生跟你求婚了?”

求婚?

苏忱轻愣神,想起傅文琛是在床上跟她提的结婚,好像也不算求婚。心里嘀嘀咕咕的有些不爽,但仍旧嘴硬:“嗯,我们决定要结婚了。”

袁楠楠挑眉,回她:“恭喜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忱轻总觉得这声恭喜有些怪。

“你让我想起一个人,”袁楠楠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,都有股成熟御姐的味道,看向她时像是在看一个小妹妹。

“我这次回国,其实是我闺蜜催我回的。她听说她的未婚夫在国内有个养了许多年的小情人,让我先回来看看是什么货色。我回国后没多久就见到了那个姑娘,其实人不错,很可爱。她并不知道身边男人早有婚约,还觉得对方会娶她。”

袁楠楠叹口气,道:“那个男人骗了她。”

苏忱轻皱眉:“你没有提醒她?”

袁楠楠笑道:“我不喜欢插手这种事。”

“好吧,”她继续研究设计师发过来的草图,沉吟片刻后,补充:“很可惜,她遇到的不是傅先生。不过就算她遇到了,傅先生也不会喜欢她。傅先生只喜欢我。”

袁楠楠打量她的神情,点头:“或许吧。”

开车回京市的路上,袁明忽然提议要去看烟花,说是临近京市边缘的郊外有活动,规模大,但是收到邀请的人很少。如果他们过去,肯定够资格入场。

他们各自驱车,傅文琛听见司机询问,抬手揉太阳穴,兴致乏乏的问身边人,有没有兴趣去看烟花。这姑娘大概也是玩嗨了,一反常态的兴奋,双眼灼亮的说想要去看,还说这会是他们婚前的最后一场烟花。

傅文琛伸手捏她脸颊,让司机跟着前方袁明他们的车,临时改掉行程,去看烟花。

苏忱轻后来才知道,这人晚上回去还有很重要的会议。她扑进男人怀里,撒娇,说他对她真好,傅文琛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。

傅文琛对她的撒娇很受用,抬眉道:“我对你好,你以后可要更听话。”

苏忱轻用力点头。

到达活动现场后,说是看烟花,苏忱轻的心思却并不在烟花上。她跑到观景台的边缘,仰头盯了半晌的烟花,觉得这烟花还是不如自己的男人好看。

于是便调转手机镜头的方向,将镜头焦点对准身后山坡上的人。傅文琛抱着臂,姿态散漫的斜倚在车边,肤色冷白如冰霜,墨一般的夜色仿佛都要被逼退。

虽然隔着距离,在夜色中望向她的那双桃花眼却依旧布满爱意。他似乎永远都会在那里等她,永远对她有着无休止的耐心。

袁楠楠看着小姑娘在不远处努力找角度拍照的模样,嗤笑,她也偏头看向身边男人,像是在看丛林间某头冷血没人性的野兽,语气里也没情感,问:“傅先生,为了防止您忘记,我提醒一下,您还有个叫章林若的未婚妻。”

傅文琛没有看她,不怎么在意的语气:“多谢提醒,我一直记得。”

“那苏小姐说,您跟她已经正式决定结婚?”

“骗一骗小姑娘。”

袁楠楠冷笑:“不愧是傅先生,在生意场上把人骗的玩弄于鼓掌之中,情场上骗人居然也这么厉害。只是不知道傅先生为什么要骗一个心思纯良的小姑娘,我看苏小姐刚大学毕业,正是美好脆弱的年纪呢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傅文琛大概心情不错,难得的回答了这些私人问题:“骗人只不过是获取所求所图的一种手段。我对她还有兴趣,所以骗她,算是原因?”

“哦,你还没玩够她。”

男人终于睨她一眼,幽深瞳孔深处刺破一丝极度不友善的冷意。但他很快收回视线,显然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也没有否认。

许久后,

散漫声线重新出现,在漫天烟花炸开的同时,发出“嘭”的巨响。

远处,女孩兴奋的挥舞手臂,指着天上的烟花冲这边笑,她的眼里只装得下他,那样美好的青春年华里,“傅文琛”三个字已经写满她身体的每寸皮肤骨肉。

傅文琛注视这样的画面,语气里透出一丝高位者理所当然的戏谑:“不然呢?”

“苏忱轻这样的姑娘,遇上我,就注定只有被玩的资格。”

小说《我诈死以后,薄情傅总他突然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6月21日 am2:53
下一篇 2024年6月21日 am2:53